務川自治縣亚游集团財稅谘詢有限責任公司
服務熱線:
13670186049
  
亚游集团專業、專心、高效 為您省時、省心、省錢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資訊>香港迪生連失奢侈品代理權

   新聞資訊

香港迪生連失奢侈品代理權

發表時間:2018-10-19 00:00

香港富豪潘迪生,人送綽號“品牌潘”,但近數月間,他一手創立的香港上市公司迪生創建,接連失去了幾家國際品牌的代理權。不但帶有濃鬱美國氣息的服裝品牌Polo Ralph Lauren在2009年年底結束了合作,以紅藍白三色旗幟為標誌的Tommy Hilfiger也於近日宣布將把中國內地的代理權收歸己有。   它的遭遇並非個案。隨著越來越多的奢侈品牌選擇在華直接經營,業內的疑問也油然而生:奢侈品代理模式,是否已走到盡頭?   義無反顧的“分手”   上海錦江迪生商廈內的Polo Ralph Lauren門店即將易主。   錦江迪生商廈延續潘迪生在香港的經營模式,匯集眾多國際品牌,坐落在上海頗具情調的繁華地段。其店長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今年7月1日,這家門店就將由Polo Ralph Lauren公司全部接管,從而成為直營店,而不再由迪生創建代理。   2009年12月31日,迪生創建與Polo Ralph Lauren合約到期,從而結束對該品牌的代理。迪生創建在一份半年報中披露,期滿時將收取對方1820萬美元。同時披露,當時迪生創建的零售網絡共計531間門店,在扣除Polo Ralph Lauren之後,還剩超過400間。   由此看來,Polo Ralph Lauren從迪生創建手裏回收店鋪的周期將超過半年。與此同時,Polo Ralph Lauren正馬不停蹄地著手自行開店。上述店長告訴記者,Polo Ralph Lauren已有常住上海的辦公室,剛剛在上海南京西久光百貨開出一家新店。直營後的門店將各不相同,分別擁有自身定位和特色,價格也拉開差距,目前開在外灘、專賣“紫色商標”的門店將是“價格貴的一間”。   與Polo Ralph Lauren不同,Tommy Hilfiger甚至沒有等到合約期滿。而在今年雙方同時對外宣布,將於2011年3月1日提前結束在中國內地的代理合作。屆時迪生創建將獲得2100萬美元,而在香港等地的代理將延續到2019年3月31日。   迪生創建負責這一品牌的肖小姐表示不便於回應關於結束代理合作的問題,但迪生創建在公告中稱,公司旗下還有諸多名貴品牌業務,同時還將尋找新的品牌以增加額外收益。   同床異夢的心思   奢侈品牌與代理商的分手往往需要漫長的周期。說再見,千頭萬緒。   以手袋聞名的美國奢侈品牌Coach方麵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從代理商俊思集團手中收回中國零售業務是從2008年9月開始的,直到2009年4月1日方才全部完成。隻留下5家旅遊零售點由第三方零售商運營。   Coach急於掌控中國市場並不難理解:一方麵,公司已將中國視為繼美國和日本之後的第三大支柱;另一方麵,對目標消費者調查後發現,品牌知名度在中國隻有8%,而這一比例在美國達到72%,在日本是63%。   全麵直營後的Coach在中國的擴張呈現加速度,2009年淨增4家門店,2010年計劃淨增15家,2011年的目標為20家。Coach方麵表示,俊思集團仍為Coach提供物流、倉儲、技術方麵的協助。   然而並非所有搭檔都能這樣到期之後和平分手。一個在業內引起關注的事件是,2008年初在合作5年之後,萬寶龍宣布收回上海國瑞信鍾表有限公司的代理權。雙方爭執不休,以至於鬧上法庭。   北京大學奢侈品管理項目總監、意國時尚管理谘詢公司總裁嚴駿告訴記者,奢侈品牌認為代理商推廣不夠,盈利能力不強,或是沒能維護好品牌的高端形象;而代理商則覺得,自己剛剛把市場培育起來就被收回品牌,是“為他人作嫁衣裳”,雙方的矛盾常常出現在這些問題上。   嚴駿表示,許多奢侈品牌即使一開始用了代理商,但並沒有打算永遠依賴他們,早已打定主意總有一天要收回品牌。“到了今天,品牌在市場上闖蕩出了一些經驗,就到了回收的階段。”一位供職於一家奢侈品公司的人士告訴記者,繞開代理商一方麵可以拿回差價,另一方麵品牌可以進入零售層麵,從而捍衛品牌高高在上的形象。   悲喜交加的行業   這頗令代理商心有不甘,因為培育一個市場需要漫長的投入期,特別是對於知名度不高的品牌,宣傳推廣、店麵裝修、鋪貨,前幾年投入幾千萬元都很正常。遺憾的是,由於品牌掌握著貨源,代理商在品牌麵前常常處於弱勢。   但在奢侈品領域,也有代理商過著滋潤的日子。比如一位奢侈品雜誌編輯告訴記者,目前還有許多名酒品牌願意通過代理商來經營中國市場。有的品牌找隻找一家總代理,由代理商全麵掌控,也有品牌分別在不同區域找當地的代理商,“一家一家地談”。這些名酒品牌認為中國的市場非常複雜——在一線市場,他們的消費群是白領;在二三線城市,“富人”群體才是他們的目標,而代理商更加懂得這樣的中國市場。   另外嚴駿告訴記者,目前還有一些奢侈品牌選擇專心做設計、做產品,不願把精力放在市場推廣上,因而與代理商互相支持,長期合作。   捷成(中國)貿易有限公司董事畢少樸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捷成在香港代理保時捷已經長達55年,在中國內地也代理了10年。捷成還代理了很多名酒、遊艇、手表等奢侈品。“對於遊艇、名車這樣每年銷量很少的奢侈品來說,品牌自行布點是十分不劃算的,這樣的行業仍然需要代理商來經營。”嚴駿如此分析。   那麽,那些被奢侈品牌們“削權”的代理商應該何去何從?   現在,越來越多的代理商開始打造自身的品牌,希望在業內擁有良好的美譽度。一些聰明的代理商往往在一個品牌代理結束前,就已經談好了新的品牌。“不停有新的品牌出現,永遠有品牌需要代理。”一位代理商如此告訴記者。   更直接的徑,是從“乙方”變成“甲方”。早在1987年,潘迪生就以5200萬美元收購了法國品牌都彭總公司。在中國,也零星出現過代理商收購品牌的例子。不過,收購一個足夠強大的品牌從而擺脫受製於人的局麵,對大部分代理商來說還隻是一個夢想。   背景資料   2008年1月   萬寶龍宣布收回上海國瑞信鍾表有限公司代理權。   2008年   曆峰集團旗下男裝品牌登喜逐步收回溫州、寧波、杭州地區的代理權。   2008年9月   Coach從代理商俊思集團手中收回中國區零售業務。   2008年9月   曆峰集團旗下品牌Chloé宣布,由香港代理商I.T集團代理經營的店鋪隻剩下蘇州一家。